性福宝

關于相忘于江湖散文【兩篇】

更新:2018-11-23 08:59:12 來源:思而學教育網 www.gxscse.com

(一)

時光,這樣一個具有穿透力的詞語,奔入我的心裏來時,讓我忽然感覺到分外孤單。這種孤單來得很可怕,因爲它就像是江河湖海中的水,日夜悠悠流轉,不止不息。

每一次夜幕降臨,我都會坐下來靜靜思索:我必須學會去忘記一些無謂的事情。我的頭腦裏有太多的雜質沈澱,于是,我試著去過濾。當再一次清醒,我頓然明白,有些事情,並不是那麽容易就能忘卻。

事實上,相識三年,一直就是雲裏霧裏,若即若離;我的故心人呵,那是一番怎樣的哥們情誼!可是,可是,我所困惑的、無法忘卻的並非過程本身,而是那趟情終結的突然以及那份癡癡的念想。我一直相信一樣事,當然我不想說。

莊子道:“泉涸,魚相與處于陸,相呴以濕,相濡以沫,不如相忘于江湖。”我聽人家說,在得道人的眼裏,生死並沒有什麽分別,人生如夢如幻,視死如歸。便想:如果能夠做到“相忘”,那些魚也就能參悟生死,心逍遙于江湖了。又想:假使非要像這些魚一樣,當傷痛降臨,彼此肌膚靈肉受到創傷,才想到相濡以沫,又爲什麽不想想當初在江湖中互不相識、自由自在的生活呢?

一直迷戀詩詞,迷戀寫作。從前,總是他,默默地支持著我的筆耕。失落時給予我鼓勵,傷心時給予我安慰。而今,我只能說那是一段值得紀念的歲月。

blob.png

寫作其實是一件很艱辛的事情,尤其是寫詩。它讓我更加覺得孤單。躺在宿舍裏,夜很深了,只有窗外,依舊燈火闌珊。其實,自古洎今,試問哪一個讀書人沒有一種孤獨感呢?“寂寞深閨,柔腸一寸愁千縷”,李清照的孤獨,是一層深深的閨怨;“鋪床涼滿梧桐月,月在梧桐缺處明”,朱淑真的孤獨,是一片月色下的迷惘。可我爲什麽要覺得孤單呢?自己的心當然自己知道。我花費了大量的精力和時間去書寫我的成長眷戀,很多時候,在詩詞的海洋中,我俨然已經忘記了我,也忘記了她。在我的詩篇中,她永遠是聖潔的。我知道,與其讓彼此受苦,不如放手,相忘彼此于江湖之中。只是,我不是聖人,爲此我還在努力。

……

夏天帶著一點春天的味道結束了春天,qq空間頻繁出現這樣一句話: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。又何嘗不是呢?燕去巢空,當生活的激情不複存在,一首詩寫出來,也奄奄一息。然而我好像懂得了這只是我的一個階段。因爲愛情,怎麽可以滄桑!

(二)

世界上有兩種爛漫的情感,一種叫做相濡以沫,另一種叫做相忘于江湖。我喜歡把某些不可能的愛情歸結爲緣份,緣份淺薄,畢竟枉然。相隔一條章江,江水悠悠,終是阻隔了一段情緣。我從睡夢裏醒來,耳邊還隱隱約約回響起夜裏的蛙聲,窗外高陽已經照亮了一片天。那樣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戀,那樣一節令人心酸的往事,那樣一種若即若離的惆怅,當塵埃落定,我依舊還只是我。而此時的我堅信,終有一對目光,將穿越紅塵,透過熙熙攘攘的人群,默默地與我對視,什麽也不用說,就這樣默默地對視……

空間裏,朋友的說說發表新狀態了:相呴以濕,相濡以沫,不若相忘于江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