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福宝

居裏夫人尊師小故事集錦

更新:2018-11-23 09:02:16 來源:思而學教育網 www.gxscse.com

居裏夫人尊師小故事

1903年,居里夫人发现了一种新的物质——镭,这一发现,震惊了全世界。居里夫人成了世界上第一个获得诺贝尔奖金的女科学家。从此,她享有盛誉,博得了人们的敬仰。 居里夫人的法语老师最大的愿望是重游她的出生地——法国北部的第厄普。可是,她付不起,上波兰到法国的一大笔旅费。回乡的希望总是那么渺茫。居里夫人当时正好住在法国,她非常理解老师的心情,不但代付了老师的全部旅费,还邀请老师到家里作客,居里夫人的热情接待使老师感到像回到自己家里一样。

1932年5月,華沙鐳研究所建成,居裏夫人回到祖國參加開幕典禮。許多著名人物都簇擁在她的周圍。典禮將要結束的時候,居裏夫人忽然從主席台上跑下來,穿過捧著鮮花的人群,來到一

位坐在輪椅上的老年婦女面前,深情地親吻了她的雙頰,親自推著她走上主席台。這位老婦女就是居裏夫人小時候的老師。在場的人都被這動人的情景所感動,熱烈地鼓掌,老人也流下了熱淚。

居裏夫人就是這樣,當她成爲一個偉大的科學家之後,仍舊沒有忘記曾經傳授給她知識的老師。

拓展閱讀:居裏夫人的小故事

居裏夫人,作爲一位傑出的女科學家,曾在僅隔8年的時間內就分別摘取了兩次不同學科的最高科學桂冠——諾貝爾物理學獎與諾貝爾化學獎。她的長女伊倫娜,核物理學家,與丈夫約裏奧因發現人工放射性物質共同獲得諾貝爾化學獎。次女艾芙,音樂家、傳記作家,其丈夫曾以聯合國兒童基金組織總幹事的身份接受瑞典國王于1965年授予該組織的諾貝爾和平獎。

blob.png

居裏夫人成功背後的故事戰火下的童年激發了她求知的欲望,居裏夫人幼小的心靈就懂得了“壓迫會産生反抗”、“知識就是力量”

居里夫人于1867年出生于波兰华沙市,当时波兰正在俄国统治之下。她的父母都是教师,失业后承包了学生食堂,年幼的居里夫人也要协助做饭,在压迫中降生,在铁蹄下长大的小玛丽不明白为什么波兰的孩子不准学波兰话,不准看波兰书,还要在沙俄监察员的监视下学习。父亲和哥哥告诉她:“压迫会产生反抗”、“知识就是力量”,唤起她追求知识和提高学习成绩的强烈愿望。从此,小玛丽的心窝里,就埋下了对祖国热爱、对侵略者憎恨的感情。为祖国解放而学习的念头,在她的脑海里翻腾着。中学毕业后,她当了家庭教师。但是渴求知识的愿望从未改变,但带着殖民枷锁和封建镣铐的波兰,大學是不收女生的,所以她梦想去巴黎学习物理和化学、姐姐幻想到巴黎学医,他们一点一滴地积蓄着去巴黎求学的费用。最后姐姐先到巴黎去,她留在波兰挣钱供姐姐上学。

玛丽不仅刻苦自学,而且不辞辛苦地到波兰农村给孩子们讲授科学知识,到工厂女工中传播波兰文化,而这样做是随时都有可能被密探们发现,被沙俄监察员抓走的。可是玛丽的心目中只有一个念头:为被压迫的祖国服务,为祖国的解放而学。正象她给自己一位童年时代的朋友的信中所说:“我用尽了力量来应付这一切,再接再励……我有一个最高原则:不管是对人或者对事,都决不屈服!……”五年后,姐姐获得了博士学位,玛丽来到巴黎索尔本学院求学,穿着破旧衣服,住着简陋小屋,用面包和茶水充饥。大學的图书馆紧紧地吸引着玛丽,一次,她忘了吃饭晕倒在图书馆。玛丽象块贪婪的海绵,拚命地吸吮着知识的乳汁。忘记吃饭,对于玛丽来说已经成为司空见惯的事了。每晚离开图书馆回到自己的小屋里,在煤油灯下继续用功,一直到后半夜两点钟。当她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,又被冻得不得不爬起来,把自己所有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全部穿上,再重新躺下。艰苦的生活,刻苦的学习,弄得这位年轻的姑娘面色苍白、容颜憔悴。在索尔本学院的学位考试中,玛丽以她优异的成绩获得了物理学硕士第一名。

著名學者愛因斯坦曾經這樣評價居裏夫人:“在我所認識的所有著名人物裏面,居裏夫人是唯一不爲盛名所顛倒的人。”

居裏夫人的大半生都是清貧的,提取鐳的艱苦過程是在簡陋的條件下完成的。居裏夫人拒絕爲他的任何發明申請專利,把諾貝爾獎金和其獎金都用到了以後的研究中去了。居裏夫婦發現鐳以後,當百萬法郎、燦燦的金質獎章向她微笑的時候;當成功、榮譽、祝賀象潮水般湧來的時候,表現了他們具有高貴的品質:毫不誇耀,謙虛忘我!一位報社記者前來采訪她,想把她的事迹報道出去。她堅定地回答:“在科學上重要的是研究出來的‘東西’,不是研究者的‘個人’。”有幾位朋友勸他們申請生産鐳的專利權。瑪麗·居裏代表她的丈夫作出了這樣的決定:“不應該這樣做。這是違背科學精神的。我們不應當借此來謀利。”他們把這個偉大的發現交給工業界和醫學界廣泛利用,並不謀求個人的任何私利。

巨额的诺贝尔奖金,对于一向清贫的居里夫人来说,并不希罕它,而是把大量的奖金赠送给波兰的大學生、贫困的女友、实验室的助手、没有钱的女学生、教过她的老师、资助过她的亲属。许多朋友责怪她没有把这笔财产留给自己的孩子,而她给孩子们留下的却是那独立不羁的精神和鄙视功利的高尚品德。

1914年當德國侵略軍逼近巴黎的時候,居裏夫人帶著大女兒毅然走上了反侵略戰爭的戰場。居裏夫人研究用汽車上的發動機發電,在汽車上安上一套愛克斯光射線設備。士兵們親切地叫它“小居裏”。一天早晨,居裏夫人乘坐的那輛“小居裏”突然發生了事故,跌進了路旁的戰壕裏,居裏夫人被擦傷、摔昏了,這可把年輕的司機嚇壞了,再也不敢開汽車。居裏夫人開始刻苦學習駕駛技術。幾個星期後,她又成了一名合格的司機。從此,居裏夫人親自駕著汽車,不知疲倦地從一個診療站跑到另一個診療站,一下車,就投入了透視、照像的緊張戰鬥……

幾十年來,居裏夫人由于長期從事放射性物質的研究工作,加上惡劣的實驗環境和對身體保護的不夠嚴格,時常受到放射性元素的侵襲,使她的血液漸漸受到了破壞,患上白血病。她還患有肺病、眼病、膽病、腎病,甚至患過神經錯亂症。在居裏夫人看來,科學研究要比她本身的健康更重要。她曾爲了能參加世界物理學大會,請求醫生延期施行腎髒手術;她曾帶病回國參加鐳研究所的開幕典禮。她曾忍受著眼睛失明的恐懼,頑強地進行科學研究。直到她生命的最後一息,由于惡性貧血、高燒不退,躺在床上的時候,仍然要求她的女兒向她報告實驗室裏的工作情況,替她校對她寫的《放射性》著作。居裏夫人1934年7月4日不治而亡,她把她的一生完全獻給了偉大的科學事業。

居裏夫人從整個科學生涯和人生道路上體會出一個道理:人之智力的成就,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品格之高尚。居裏夫人用神聖的母愛滋潤著孩子的心田

居裏夫人28歲與彼埃爾·居裏結婚。30歲生下第一個女兒绮瑞娜。37歲生下第二個女兒艾芙。當時正是居裏夫人發現新的放射性元素外和鐳的階段。無休無止的實驗,忙碌不堪的家務,簡直壓得居裏夫人喘不過氣來,但這並沒有影響她作爲一個媽媽的神聖母愛。雖然她把女兒交給保姆照看,但是她每天去工作之前,一定要證實孩子是吃得好、睡得香、梳洗得幹淨,沒有患病時,才放心地離開。而且,居裏夫人也並不是把一切工作都交給保姆去做。她認爲,母女之間感情的貫通,心靈的交融,必須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做到。居裏夫人說:“我不願意爲了世界上任何事情而阻礙我的孩子發育。”所以,即使在最苦最累的日子裏,也要留出一定的時間去照料孩子,親自給孩子洗澡換衣,抽空在孩子的新圍裙邊上縫上幾針,她不給孩子買現成衣服,這樣太奢侈也不合宜。

居裏夫人從整個科學生涯和人生道路上體會出一個道理:人之智力的成就,在很大程度上依賴于品格之高尚。因此,她把自己一生追求事業和高尚品德的精神,影響和延伸到自己的子女和學生身上,利用各種機會培養孩子形成良好的道德品格。居裏夫人有著兩個筆記本,上面每天都記載著兩個女兒的體重、食物、乳齒和思維的情況。這些日記,就象她每天所做的工作日記一樣詳細入微,一絲不苟。

1906年,她的丈夫彼埃爾·居裏不幸死于車禍,給她留下了一個失去兒子的79歲的老公公,兩個女兒,最小的才一歲半。當居裏夫人從悲痛中解脫出來,她所挂念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要孩子和公公能夠過上健康愉快的生活。

老人還有個大兒子,他提出跟長子同住,但居裏夫人留下了老人。爲了利于老人和孩子的生活,居裏夫人又重新租了一套房子,房子雖然陳舊但附近有一座花園,環境宜人。居裏夫人爲她的這種安排付出了額外疲勞的代價,由住所到她的實驗室必須坐上半小時的火車。

隨著孩子年齡的增長,她精心安排孩子的教育計劃。教她們做智力工具或手工,功課做完後她總要帶孩子們步行很長的一段路,並且做一些體育活動。她還抽出時間指導孩子學習園藝、烹調和縫紉,培養她們獨立生活的能力,注意保護孩子的個性,用自己的言談舉止滋潤孩子的心田。

出身貧寒的居裏夫人教育女兒們將來必須自謀生路。居裏夫人有幾次可以給兩個女兒謀到一大筆財産,但她從來沒有這樣做。她把經過幾年辛苦分離出來的價值超過一百萬金法郎的鐳,毫不猶豫地贈給了實驗室。